外贸高增长下的AB面:规模再上新台阶,稳外贸任重道远“问计2022”

外贸高增长下的AB面:规模再上新台阶,稳外贸任重道远“问计2022”
张智/文在世界经济充满变数的2021年,外贸却走出了一道意想不到的上扬线,成了我国经济最有力的支撑之一。“2021年我国外贸规模再上新台阶,预计全年有望达到6万亿美元,与2020年相比增量预计达到1.3万亿美元,是过去10年增量的总和,实现了量稳质升的目标。”12月30日,商务部副部长任鸿斌在总结时表示。事实上,从2020年开始,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率先全面复工复产,为保障全球供应链做出了重要贡献。特别是在海外疫情屡禁不止的背景下,部分东南亚的订单也流向中国。一季度,各省市纷纷实现双位数增长,湖北、贵州、青海等地区同比增速更是突破80%,创下进出口、出口规模历史新高,超越疫情前水平。随后的二、三季度,进出口不断刷新历史纪录,谱写了新的“成绩单”。不过,与此同时,国际疫情的反复,也使得世界经济脆弱复苏,外需增长乏力,缺芯片、缺集装箱、原材料成本上涨、海运价格飙升、人民币汇率上升等难题,仍横亘在企业面前,我国外贸仍面临着众多考验。叠加2021年超高基数影响,做好明年稳外贸工作仍任重道远。屡创新高在红塔证券研究所所长、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看来,2021年外贸实现快速增长,主要得益于我国经济社会稳定发展和疫情防控保持全球领先地位。据了解,自疫情开始以来,外贸企业经历了从停工停产到全面复工、从缺订单到不敢接单、从汇率上升到原材料价格上涨的所有曲折。不过,伴随着疫情的控制得当,中国的出口占全球市场份额已经开始大幅增加。2021年一季度,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地位大幅增强;上半年,我国外贸进出口增长27.1%,规模创历史新高。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司长李兴乾对此表示,这是全球范围内供给与需求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。全球疫情暴发以来,中国外贸在服务保障各国人民生产生活的创造性实践中,综合竞争力得到进一步锤炼和成长。而到了前三季度,我国出口同比增长21.8%,比2019年同期增长25.8%;进口同比增长22.2%,比2019年同期增长21.8%;贸易顺差3.77万亿元,同比增长20.1%。“2021年前11个月,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已超过2020年全年规模,达5.48万亿美元,同比增长31.3%,比2019年同期增长31.9%。外贸量稳质升的基础持续巩固。”海关总署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表示。其中,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GDP的贡献率达到了19.5%,拉动GDP增长2个百分点。一个亮点是,我国民营企业进出口17.15万亿元,增长27.8%,占我国外贸总值的48.5%,比2020年同期提升2.2个百分点,成为外贸进出口增长最主要的拉动力量。新增备案登记的外贸经营者达到18.4万家,中国对全球进口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了14.1%。不过,任鸿斌也提醒,2021年中国外贸超出预期,但2022年面临的形势依然复杂严峻,不确定、不稳定因素增多,供需两端均要承受巨大的压力。仍有难题待解事实上,2021年下半年,国际上产业链上的冲击已经慢慢延伸至国内企业。“下半年订单明显减少,订单和订单的间隔时间越来越长,特别是11月,几乎没有订单,偶尔有订单利润也很低,日子确实难过。”广东某外贸公司负责人老李表示。但企业的悲喜并不相通。对浙江的中小外贸企业来说,订单并不是主要的烦恼,有订单但运不出去,运出去但成本过高,才是最关键的问题。一位从事箱包出口生意的负责人表示,2021年以来,其企业订单同比增长了20%,但由于国标铝的价格大幅增长,中美海运价格从以前两三千美元一个集装箱涨到了1.6万美元,成本猛涨。由于疫情影响,全球产业链几近瘫痪,大量消费品、工业用品的生产重担落在了中国肩上,从中国运出的集装箱遍布全球,但国外港口堵塞严重,回程的集装箱寥寥无几。自2020年开始,全球集装箱运价持续攀升,部分航线集装箱市场报价一度暴涨至十倍以上。但相比涨价,“一柜难求”才是最尴尬的。按照正常情况,货物从进库到出库只需要3天,但受制于海运不畅,一些企业的货物不断积压。目前,国内仍有大量的积压订单,集装箱船装载率还处在高位,因此短期内运价难有剧烈波动。不过,情况也在逐渐好转。数据显示,11月出口新订单指数大幅上行,新出口订单指数为48.5%,比10月上升1.9个百分点,创下了2021年5月份以来的新高。海关总署公布数据显示,11月份,我国进出口总值3.72万亿元,同比增长20.5%。其中,出口2.09万亿元,同比增长16.6%;进口1.63万亿元,同比增长26%;贸易顺差4606.8亿元,同比减少7.7%。政策精准发力为了保障出口的活力,相关部门也提出了一揽子应对举措。比如,商务部要求,要加强财税金融政策支持,加快出口退税进度,加大对中小微外贸企业、出运前订单被取消风险等的保障力度。重点缓解中小微外贸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问题。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,提升外贸企业汇率避险意识与能力,积极稳妥推进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。同时,任鸿斌表示,要缓解国际物流等外贸供应链压力。鼓励外贸企业与航运企业签订长期协议,组织中小微外贸企业与航运企业进行直客对接。加强国际海运领域监管,进一步提升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水平。未来,商务部将持续推进外贸创新发展,帮助外贸企业开拓市场,提高全球贸易合作水平。在行业内人士看来,与以往相比,我国对外开放更加积极、主动、超前,这对拓宽企业外贸渠道、对冲国际贸易的不确定因素、培育外贸新动能、缓解外贸进出口困难具有润滑剂的作用。责任编辑:徐芸茜 主编:公培佳